缅甸万丰赌场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 何文波委員:全力推進超低排放 堅決打贏藍天保衛戰
何文波委員:全力推進超低排放 堅決打贏藍天保衛戰
2020-05-29


2018年和2019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都提出,要推進鋼鐵等行業實現超低排放,按下了鋼鐵等傳統制造業綠色升級改造的“快進鍵”。“今年李克強總理所做的政府工作報告也對深化重點地區大氣污染治理攻堅提出了新的要求。”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鋼鐵工業協會黨委書記、執行會長、秘書長何文波表示,近年來,鋼鐵企業為努力實現超低排放,攻堅克難,加大環保改造力度,加快有組織排放治理補短板,無組織排放有效控制,源頭削減、過程控制技術應用更加深入,污染排放總量不斷減少,鋼鐵行業環境治理成效顯著。中國鋼鐵行業將繼續堅持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指引,推進并引領鋼鐵制造全過程、全產業鏈的綠色革命,全力承擔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的歷史使命。

中國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是驚世之舉

  何文波指出,在當今世界鋼鐵業,我國制定并發布的而且正在大規模實施的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標準,在粉塵顆粒物、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排放濃度3項主要指標上,其嚴格的程度均明顯優于世界主要發達國家的排放標準,有的指標甚至差一個數量級,同時將中國鋼鐵行業單位產品排放強度指標大大提升至世界先進之列。相比一些發達經濟體和國家的鋼鐵排放標準,我國的超低排放值較之加嚴,標準加嚴近10倍,不得不令國際同行和國外環保技術開發企業、機構贊嘆與敬畏。

  自2018年公布《鋼鐵企業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方案(征求意見稿)》以來,一批鋼鐵企業迎難而上,超低排放改造力度很大并取得顯著進步與成績,為打贏藍天保衛戰做出貢獻。

 

  超低排放投入巨大,中國鋼鐵負重前行

  鋼鐵企業超低排放要求對企業所有生產環節實施升級改造,大氣污染物有組織排放、無組織排放以及運輸過程滿足超低排放要求。超常規之法,必然要付出超常規代價(超高投入和高成本)。

  何文波給《中國冶金報》記者算了一筆賬,以1000萬噸粗鋼產能企業計算,超低排放標準出臺前后通過實施環保工程改造達到全流程超低排放要求,按現在核查標準保守估算需投資約26億元,噸鋼投資增加260元。在不計前期超低排放治理設施設備折舊情況下,為保證達到超低排放指標要求,噸鋼環保設施運行成本約增加50元以上。按全行業10億噸鋼產量測算,若全面實現超低排放,全行業相關技改投資將超過2000億元,每年要增加運行費用500億元以上。這對疫情后利潤不斷下滑的鋼鐵行業來說的確是個巨大挑戰。

 

  超低排放是探索之路,先行企業需要創新環境支撐

  鋼鐵超低排放是創新升級、重塑產業綠色形象、助力污染防治攻堅戰的重要舉措。超低排放技術很多是藍天保衛戰中難啃的硬骨頭,相關超低排放指標的穩定實現絕非易事,需要綠色制造技術不斷創新、集成、優化、完善等,需要政府、鋼鐵企業、科研單位和環保技術裝備公司等多方協力支持。

  何文波委員告訴《中國冶金報》記者,如此眾多的鋼鐵超低排放技改工程,既讓國際知名環保技術公司心生羨慕,但又因難度巨大知難而退。倒是國內之前做了大量鋼鐵環保治理工程的一批機構和公司迎難而上,不僅在本輪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技術升級改造中占得先機,還孕育了一批具有原創性自主知識產權的超低排放裝備技術,一些技術被行業評價為達到“國際領先水平”,成為支撐實現超低排放目標的BAT技術(最佳可行性技術)。

  但環保設施投運后,確實也存在一些超低排放設施運行成本過高、使用壽命過短、運行指標不穩定等問題,一些企業指標宣傳失真失實。對此,何文波認為,對超低排放創新技術既要強調實事求是,同時也需要營造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的環境。對相關技術水平評價要客觀,不要人為拔高,在實施運行中出現的問題和指標波動,既要公平評估比選,也需要甲乙雙方合力持續加強投入升級,保證其穩定運行效果。

 

  建立各類有效機制,提升鋼企超低排放積極性

  不過,作為推進超低排放改造的主體,鋼鐵企業在實際推進過程中面臨著一些客觀問題。

  何文波告訴《中國冶金報》記者,有不少企業反映,雖然國家一直強調推進超低排放是企業自覺行為,但在實際執行過程中,一些地區層層加碼,將超低排放納入地方強制性排放標準,忽視超低排放改造的技術難度,不理解相關技術的不成熟性和復雜性,對超低排放指標的波動性不能正面理解,造成了一些企業不顧科學盲目攀比數據的不正常現象。

  還有一些企業反映,新冠肺炎疫情使鋼鐵超低排放改造進度受阻,許多改造項目由于施工人員、技術人員、管理人員回歸慢,原材料、設備的運輸受到限制,技術交流、招標、設計和施工等進度均受影響,加之超低排放改造增加企業環保運行成本,更增加了疫情后企業生產經營的壓力。目前政府文件中的許多支持超低排放改造的優惠政策有名無實,無法落地,或實際上大打折扣,嚴重挫傷了企業超低排放改造的積極性。

  何文波告訴《中國冶金報》記者,不少鋼鐵企業提出,對于超低排放改造中一些共性技術難題(如燒結氮氧化物的控制,哪個路線更好、成本低、更穩定等),建議在相關部委的指導下成立聯合攻關團隊,研究并指導各鋼鐵企業因地制宜地解決具體問題。同時,環保部門應加大對企業超低排放改造和運行的幫扶力度,給實現超低排放企業比照差別電價進行獎勵,改善金融機構對鋼鐵行業的融資限制等,建議對于達到超低排放要求的優秀企業不停、不限、不搬。

  “持續推進超低排放,促進綠色發展是鋼鐵工業轉型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更是解決污染問題的根本之策。”何文波強調。

  他建議,通過建立有效的激勵機制,對真改、實改、有實效,且經評估監測穩定達到超低排放要求的企業給予更多激勵。比如,統籌超低排放政府支持專項資金,減免環境保護稅,對企業環保技改工程投入給予資金和技術等方面的扶持,鼓勵企業在超低排放技術領域的探索者和創新者,讓實現超低排放的企業充分釋放優質產能,同時限制污染物排放較高的低質產能,對評估監測中弄虛作假、超標違法排放的企業依法嚴格處罰,創造并確保實施超低排放改造公平和激勵的環境。

  此外,超低排放改造會帶來一定時期內企業能耗回彈上升。對此,何文波建議,國家和地方在執行和調整能耗“雙控”目標時,應統籌協同,避免企業左右為難。在政策及資金支持方面,建議由生態環境部和其他部委聯手設立超低排放政府引導性專項資金及相關保障政策,提高企業投入改造的積極性。

  此外,何文波還建議,國家應以降低環保類投資稅額、減免環境保護稅等方式加大對鋼鐵企業實施超低排放改造的資金支持力度,以充分調動鋼鐵全行業乃至相關綠色發展產業鏈各方的積極性和創造性。

  “盡管疫情給中國鋼鐵行業帶來很大的困難和諸多不確定性,但鋼鐵行業將秉持前所未有的決心,繼續推進超低排放,并為實現前所未有的環保效果而努力。”何文波指出,以超低排放責任加身的鋼鐵行業,將針對制約鋼鐵綠色發展的難點、痛點協同發力,在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和打贏藍天保衛戰過程中,做出更大的貢獻。

  何文波最后強調,鋼協也將積極支持配合生態環境部大氣司等推動鋼鐵高標準實施超低排放改造,將科學規范、科學合理地開展評估監測,立足行業特點和企業實情,分步實施,有序推進;及時公示各企業超低排放改造和評估監測進展情況,并適時召開典型鋼鐵超低排放改造先進示范企業現場經驗交流會及關鍵共性技術專家研討會等。鋼協將切實發揮橋梁紐帶作用,以保證鋼鐵企業高質量實施、穩步推進超低排放改造。